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古北口郊游怀古“玩穿越” 感怀两大名将引发的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01-11 16:35

古北口村,京郊最适合怀古的古村之一,如果你在文治武功中偏爱“武”,那就没有“之一”。

最近爱上“宋穿”小说,看数部大作都在写古北口,无论《调教大宋》里五百重骑收复燕云的惨烈突击,还是《宋时归》中岳飞单枪匹马暴起的热血狙击,都把决定民族命运的一战,放在了古北口。

 

穿越小说不是历史,而是人们想要的历史,可以说,至少在数百万读者的想象中,古北口已经成为一块“气运”之地。这样的认知,放在大城市只是增添一个话题,而放在古北口这个小村庄身上,也许会成为一种“愿力”,让它和来这里的人,真能逆转现实,心想事成。

突然涌出一股冲动,于是驾车出京,沿京承高速一路飞驰两小时赶到古北口村。

突然的怀古:杀气消弭一瞬间

笔者在此所说的古北口,是古北口村而非“古北水镇”,因为前者是有着太多历史积韵的古村落,而后者则是现代营销手段堆起来的人造景观。

走进古北口村,在凉风中踏上夯土压实的残长城,在高挑的望楼下,遥望司马台,西顾卧虎山,一股金戈铁马的铁血战意从意念深处翻滚而出,那一刻灵魂出窍,忍不住持戈挥舞,放声嘶吼,待得千军万马奔腾而过,回首依然是一山一水一公路,一村一庙一御道。

下山在颇具情怀的村庄里沿着古御道漫步,倾听周末市集中传来的京腔冀韵,斑驳的院墙与红砖水泥比邻而建,从冰冷的城墙走进小桥流水的文化街,看中外游客兴致勃勃地探访民俗美食,所有的执念与块垒不翼而飞,融化在这古今交缠、新旧交替、南北交杂的安逸生活中。

夜晚,边关的月亮格外清亮,光芒洒落在淡淡的云端,映照着山脊线上的长城。在大自然的浅吟低唱中,箭楼、女墙、高台仿佛也在演奏着古老的韵律,历史激荡与现实反差,都化作疲惫与醉意,不知是铁马冰河入梦来,还是拔剑四顾心茫然。

两名武将:杨继业与戚继光

在古北口村,作为一名文史爱好者,一次突然的怀古体验,引发了更多深层思考。

古老的中华大地,随便哪个村镇,都可能有成百上千年历史,都能说出若干传说典故,但数千年来,能被世人谨记在心的,主要还是沿着正统历史,基于“文治”和“武功”两大主线,构建起的记忆座标,古北口能被民间常年传颂、频频写入传奇故事,主要是因为两个人,两名武将。

古北口村的杨令公庙和戚继光像,每个北京人都值得去拜一拜!

杨继业与戚继光,可能位居中国知名度最高的武将之列,甚至可以说是千年以来最成功、最完美、形象最好的两名武将,仅有岳飞、徐达等寥寥数人可与之比肩,他们都不是古北口人,但他们都在古北口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杨令公战死疆场,戚继光未尝一败,两人时代不同,性格迥异,但有三大共同点,把他们推上了历代武将的巅峰。

首先,无论杨继业抗辽,还是戚继光抗倭、镇边,他们征战一生,主要是在保家卫国,抵抗侵略,捍卫正统王朝的江山与百姓,且极少对内用兵,手上没有沾染过百姓的献血。仅这一条,就和史上半数名将划开界限。当年,他们不仅是国家干城,更是民族英雄。

其次,两人身后都留下极大美名且广为传颂,忠义杨家将的故事已融入中国核心文化,影响力堪比四大名著,不仅当下家喻户晓,而且必将一代代学习传承。而戚继光更是把影响力保持到现代战争,其《纪效新书》涵盖部队建设与指挥战争的方方面面,直到今天仍作为基础教程,向全世界传输中国的军事理念,实用价值不亚于《孙子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