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总编剧周振天谈《神医喜来乐》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01-11 16:35

 
  悲从喜中来--总编剧周振天谈《神医喜来乐》    
 
2003年02月01日10:16 北京青年报  
 

  《神医喜来乐》写了民间中医瞧病的奇招怪法,又想借用中医、中药这个载体,来写清末民初社会底层百姓在皇权、强势重压下,猥琐与倔犟相混,蛮愚与狡黠交织,于苦难中寻欢乐的生存状态,进而想引发读者对近代中国人文化属性及其民族性格的思考。

  我是天津长大的,亲戚中有几位在天津行医搞药的人家,听他们讲过许多民国年间中医如何混在江湖的故事。

 

  在搜集这部作品有关的创作素材过程中我逐渐搞明白了,行医不只是望、闻、问、切,开药治病,还有个行医术,平日里我们常说的医术两个字其实包含两个层面的意思,“医”字就是中医中药本身的学问,而“术”则是社会学,人际关系学,维护行医权利的心术,赚钱的诀窍等。而就是这个“术”字最能反映中国人的生活哲学、生存智慧、处事技巧,最能体现中国社会结构、精神底蕴某些带有本质意义的东西。这部作品写了主人公乡下郎中喜来乐的七情六欲,写了他来自民间的治病绝招,但侧重点还是写他在顺、逆境中的行医术。在电视剧《神医喜来乐》的人物介绍中,我是这样介绍喜来乐的:“喜来乐之所以神,除了他行医下药有一手绝活儿之外,特别是别人望而却步的难症、怪病他都有怪招、怪法对付。他侠肝义胆给穷乡亲瞧病,也斗着胆子给王爷、皇上、大总统摸脉,靠着他那个机灵劲和在乡下学来的瞧病土法子,还真没丢过脸。他之所以神,还在于七灾八难落在他身上,他愣乐乐呵呵地活着,叫人骗过、奸佞害过,大狱坐过、刑场去过,他竟囫囵个地挺过来了。他之所以神,更在于他应付霸道贪官、奸佞小人自有独到的智慧,治了病又制了人,斗了法又出了气。当然,他也有倒霉找不着大门的遭遇,也有自作聪明办了蠢事的例外,也有七情六欲偷情人泡小寡妇的隐私,更有叫老婆逮着短处狼狈不堪的时候,但那他也是奇来怪去与众不同的走背运……

  在写喜来乐的同时,我还写了与他较劲较了一辈子的宫中太医王天和这个人物。同行是冤家这句老话,发生在手艺人中间无非是争饭碗,但是发生在衣食无忧的知识分子身上,就不只是饭碗的问题了,在这时,衬托着知识的光辉,你就会格外强烈地感受到人性中那最卑鄙、最阴暗的表现。这样道貌岸然的大人物丑陋的罪恶表演,我们不仅在好莱坞电影《莫扎特》中见过(萨略瑞),更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政治运动中见过,写活王天和这个人物,几乎没费什么周折。

  此剧从一开始构思,我就想写一部有着喜剧风格的历史作品,我一向认为,艺术作品一定应当有观赏的趣味,但是不可以牺牲历史、社会思考和审美品位为代价。大千世界,可选材的东西天然就有着无穷无尽的选择可能,只要选材到位,立意到位,是完全可以同时在观赏趣味上也到位的。十五年前,我曾经以清末天津望海楼教案为背景,创作了电影文学剧本《老少爷们上法场》,那就是一次力图把历史思考、民族劣根性探究、展示天津地方文化现象与观赏趣味融合到一体的尝试。在这部作品中,我仍然力图把严肃的思考融在妙趣横生的故事里,把一组充满喜剧色彩的人物放在戊戌变法失败那样一个黑暗年代去折腾,是喜是悲,还是悲喜交集那就由观众自己去感受了。

  编者按:电视连续剧《神医喜来乐》正在中央11套热播,其与众不同的风格引起了不少观众的关注。为此,我们特约请该剧总编剧、著名剧作家周振天谈一谈他的创作初衷。


   
评论 | 电视剧场 |
   
 

  新浪天堂隆重发布,百万玩家迎接公开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