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时政 >

当徐克遇见袁和平:不见宗师,只见老顽童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01-11 16:33

1992年《黄飞鸿》初次“交手”,到如今《奇门遁甲》再度“重逢”,香港武侠电影类型片中的两座大山——袁和平、徐克“重现江湖”,用硬气十足的特效和天马行空的设定呈现给观众脑洞大开的超现实主义奇幻之旅。《奇门遁甲》制片人魏君子在上海的首映礼上说,最初两位武侠宗师联手,“以为会呈现出江湖名门正派的正宗武功,结果却看到两个老顽童撒开了玩儿,玩得想象力与娱乐性齐飞。”

徐克、袁和平出席《奇门遁甲》上海首映礼。

如今看来《奇门遁甲》真算得上十分“创新”的武侠,连演员都专门选择了大鹏、倪妮、李治廷、周冬雨这四位“充满现代感,一点都不像古代人”的演员。徐克的鬼马与袁和平的功夫互相提味,“武林高手大战外星人”的喜剧设定,让两位拍了一辈子功夫武侠的电影人玩心大起。“他是天山童姥,我是天山童姥的编剧。”徐克说。

电影上映前,两位导演共同接受澎湃新闻的专访,聊他们心中的电影世界与江湖。

《奇门遁甲》剧照,倪妮和李治廷

两大宗师,各显神通

本片的导演袁和平,人称八爷,论资排辈的话,算得上是香港第一代武术指导,他的武术设计注重招式拆解,刚柔并济,讲究拳拳到肉、虚中有实。在他的指导下,《醉拳》凸显了成龙的喜剧动作风格;《卧虎藏龙》竹林打斗戏份变得格外浪漫、飘逸;《一代宗师》中叶问在雨中展拳,更是体现了独一无二的力度和美感。

此外,他还将动作与高科技手段进行结合,扬名海外。《黑客帝国》、《霹雳娇娃》、《杀死比尔》等大片进入观众视野,“东方的武术+西方的电脑设计=好莱坞动作片经典”模式就此沿用,他让美国电影里有了更多“中国元素”,为功夫“正声”。

这一点连“技术狂人”徐克都由衷赞叹,“其实我一直问他《黑客帝国》里面的动作怎么弄的,不要以为他对技术的认识比我少,他见过的世面多,见到的东西也多,所以对技术他懂的更多。”

《奇门遁甲》剧照

而本片集神奇荒怪、奇闻逸事、玄幻法术等内容于一身的设置,仿佛是徐老怪一直“偏爱”的类型。从风格诡奇、神秘的处女作《蝶变》到精怪作祟、踏剑飞行的《倩女幽魂》,再到梦幻邪魅、挑战传统的《青蛇》,他显得有些离经叛道,在偏险怪奇的道路上不断摸索。而在武侠电影史中,他也曾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新龙门客栈》刻画的江湖感在大漠与风沙的冲刷下显得异常迷人,回味起当年,最让人无法忘却的还是那莽莽平沙、寂寥戈壁中的刀光剑影和儿女情仇。

作为一个“技术控”,徐克对3D电影的拍摄突破做出了巨大贡献,从沙漠到水下,他没有停止过对技术的探索。有人说,他过于洋派了,现在拍的很多电影都有好莱坞大片的影子,而他本人却不这么想,“其实我觉得他们模仿我们比较多,他们以前的动作都不是这样打的,现在却变成这样的。”袁和平观点也是如此,“他们请我们去拍《黑客帝国》,全部学东方武术这样的打法,他们很多动作片都是跟中国学的,然后再编出来。”

《奇门遁甲》剧照,周冬雨和大鹏

主打玄幻,不惧挑战

《奇门遁甲》中高手与妖物同在民间,天外来客大战雾隐弟子的设定,让人忍不住感叹脑洞之大。对于徐克而言,这个题材其实已经“蓄谋已久”,“我一直想拍个以史前神话作为背景的电影。我觉得我们的文化很深远,有很多如今的科学都解释不出来的现象,一定有个神奇的文明隐藏在我们的历史里面,所以我曾经很想拍这样一个故事,刚好《奇门遁甲》来了,我就把它这个题材就套用在袁导身上,看他怎么样弄。”

同以往的武侠电影相比,本片大胆创新,甚至架构出一个新的世界观,袁和平一方面会担心观众的接受度,另一方面他与徐克想法相同,认为比起一成不变,还不如迎接挑战 ,“每部电影都有每部电影的新挑战,我觉得新挑战等于是帮你开脑洞。同样的东西就显得比较闷,没有新挑战了。”

袁和平在拍摄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