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时政 >

袁和平:与徐克多次合作 每次都有新感觉(2)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01-11 16:33

  雾隐门新加入的弟子,之前是一名捕快,工作做不好,老是抓错人,笨手笨脚,代表“劲”,武打动作十分劲道,特别是被小圆圈救治之后,更是显示出了强大的力量。他为人耿直,还有赤子之心,有行动力,遇到喜欢的人虽然不会说什么,但是会用行动来表达。

  ● 柳岩(花想容/大鼻毛)

  代表“魅”,能够展现魅惑众生的气场,她的功能比较现代,是一台留言机,在她身上可以储存各种各样的信息。她还有另一个形象,就是大鼻毛,是一个满脸褶子,鼻毛外露的丑八怪。

  爷们谈

  袁和平:拍吊威亚戏,我不管演员是否恐高

  新京报:怎么想到拍一个“天外来客”的故事的?

  袁和平:其实这个故事是时刻在想的。我以前拍《奇门遁甲》时,是比较传统的讲玄幻之术、中国民间的把戏等。现在拍的要更宏观一点。“天外来客”我觉得可行,是另外一种比较宏观的看法,可以让整个《奇门遁甲》人物角色出来都很好看。

  新京报:以前拍武侠片,你都是找专业动作演员,这次为什么都是非专业动作演员?

  袁和平:《奇门遁甲》是一部武侠动作片,但更是一种新鲜的,不一样的动作片。不一定要找武戏出身的演员来演,找一些新面孔演会比较能体现“新”的感觉。

  新京报:这几位主演是您亲自挑的吗?

  袁和平:好像都没有(大笑),全是别人挑给我看,我再来决定。

  新京报:主演们所有的动作戏都是自己完成的吗?

  袁和平:大部分都是自己完成的,百分之九十多。

  新京报:演员做了多久的训练?

  袁和平:其实根本没有时间训练。就现场练镜头,所以我们拍的时间会长一点。前期训练工作不足,后面的每个镜头都花很多时间去给他们练习。

  新京报:拍摄时候吊威亚对于他们来说有难度吗?

  袁和平:应该有,我们的武行会试给他们看。他们每个人都有点恐高,我的考量是,恐高我不管,我要管你安全,安全了再来做这个动作。因为我拍那么多年戏都没有出过安全问题,安全是我很注重的,不管戏如何设计、布置,恐高归恐高,安全第一,地上的安全措施也要做好。

  新京报:在片场会跟他们说一些关于拍动作戏的“小窍门”吗?

  袁和平:动作是没有窍门的,我会跟他们说为什么这么打,这一脚应该怎么踢。一定是有功底才行,没有功底很难掌握。比如你的一拳怎么打出力量,中拳的人会怎么表现,这些都会有我们武行人来教。

  新京报:相对之前的武侠片,这部《奇门遁甲》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什么?

  袁和平:动作和特效的配合,和“雾隐门”里面每个人的性格、技能都不一样。

  新京报:你和徐克导演有过非常多次的合作,他这次有什么变化吗?

  袁和平:徐克变化很大了,他每部戏变化都很大。(笑)他不会重复自己,我也不重复的。跟他合作会有很多火花,其实我和他很久都没有合作了。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李桐 实习生 夏秋子